石川凉

一只nino桑的痴汉ヾ(@^▽^@)ノ
三原色组大爱wwww


——注意:会有不(jing)定(chang)时(xing)的痴汉言论出现。

©石川凉
Powered by LOFTER

【磁石】Snowflake

走在街上,纷飞的雪花落得满身,却又立刻就被体温融化了。

在雪地中踏出一个又一个的脚印,随即便有白雪覆盖其上。

抬头看向自己呼出的白气,搓着渐渐冻痛的双手。

又是新的一年,这样的自己也还是没有任何改变。

二宫回过头去,抱着微弱的期望看着路上来来往往的人们,企图找寻那个再熟悉不过的身影。

而后,依旧是一无所获。

 

二宫和也第一次听到樱井翔这个名字,是在小学四年级的暑假结束后,也就是新学期开始的时候。

小小的一个人儿,却端正地站在讲台上,一板一眼地说出自己的名字。

彼时的大家都还是小孩子,看到那么正经的樱井,自然是都在台下窃笑着,谈论的尽是“装什么正经嘛”“好小的一只啊,豆丁一样”“豆丁翔”之类的话语。

樱井虽然听到了这些话,却什么也没有说,只是向下面瞪视着。

而老师看了这种情况也只能是汗颜着说:“希望大家能和新同学相处融洽哦。”来企图收场。

不过要说这就是他对樱井翔的第一印象,又似乎还有些不对。

真正令他记住这个人的,是在开学一周后,轻蔑地叫着“豆丁翔”的那群人都遭受了一顿暴打这件事。

 

明明看上去还算是个乖巧可爱的孩子,结果却这么暴力,周围的人都嚷嚷着“好可怕好可怕”而离樱井远远的。就算有什么不得不说话的情况,也是要保持“安全距离”才行。

虽然樱井表现得一副无所谓的样子,但现在想想,他其实还蛮在意的吧。

毕竟一个人独来独往什么的看起来可能很帅气,却又会十分寂寞啊。

这个人其实蛮怕寂寞的。

可就算这样樱井还是散发着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就好像害怕受伤而把自己缩成一团的刺猬一样,难以触及。

 

话虽这么说,二宫其实并不是很介意樱井与大家之间的那种疏离感,在做班级调查问卷的时候,坦坦荡荡地径直走到樱井面前,问道:“呐,你的梦想是什么?”

樱井一副“关你什么事”的表情,而二宫则是用更拽的样子回看过去。就这样两人对视了好久,最后竟然都笑了出来。

“什么啊你这家伙。”

“你才是,明明是个这么爱笑的人。”

结果两人就这么成为了朋友。别人看到他和樱井关系很好的样子,对樱井的敌视也似乎弱化了很多。

 

虽然这种关系好也就仅限于无聊时是彼此的玩伴的程度,但对于小学生来说,这便是非常非常要好的朋友了吧。

建立起关系原来是如此简单的事情,想来也是十分的不可思议。

 

体育课上,二人一组做柔软体操。二宫压着樱井的背,看着对方吃力地将双手向脚尖伸去的样子。

“身体很僵硬呢,sho酱。”

“别那么叫我。”樱井面带狰狞的表情艰难地回应着:“是说,不会做这种前伸运动又不至于活不下去。”

“是,是——”他敷衍地答着,在上方盯着樱井逐渐渗出汗水的白皙后颈,忽然问了这么一句:“呐,sho酱。你的梦想是什么?”

“……你以前好像问过我这个问题。”

“嗯,不过你还没给我答案。”

“因为我根本就没想过这种事啊……说不定以后会当个新闻主播之类的?”

“噗。”他锤着樱井的背哈哈哈地笑了起来,在感受到某人怨念的注视后转成严肃的表情:“真是没有小孩子样的回答,怎么会有憧憬着成为新闻主播的孩子啊?”

“真啰嗦,我又没有在憧憬……那你呢?”樱井翔撇了撇嘴,问道。

他抬起头,一脸很骄傲的表情。

“我啊,我的梦想是成为棒球选手哦!”

“……听起来好像确实不错。”意外地没有嘲笑他的梦想,反倒是表现出一副感兴趣的样子。樱井又努力地将手向前伸了伸,虽然还是没有多大的进步就是了。

“是吧是吧。”语调都变得有点得意的样子。

樱井叹了口气,对他表示很无奈。

“你想打什么位置?”

“这个嘛……接球手就挺不错的吧。”二宫歪过头,想了一下说。

“接球手?什么啊,一点也不帅气。一般不都是想成为投手之类的吗?”像是有点失望的样子,樱井翔垂着头,用闷闷的声音说着:“接球手什么的,完全没有KiraKira的感觉。”

“KiraKira?”先是顿了一下,而后笑了出来。“噗,你也会用这种词啊。”

“你不知道的事还多着呢……不过,能够有梦想这件事本身就已经挺好的了。”

意外地,从那个人的话语中,读出了“羡慕”的味道。

像是一时兴起,又或者是自己早就想说这样的话,总之,他看向樱井,这样说道:“sho酱,有没有兴趣一起?”

“嗯?”

樱井稍稍偏过头,看向他的方向。

“sho酱,我们两个人,一起成为棒球选手吧。”

“哈?”他口中的sho酱此刻正瞪着圆溜溜的大眼睛回头看着他,样子就像个大仓鼠一样。

“两个人有着共同的梦想什么的听起来不是很帅吗?反正sho酱也没有想好以后要去做什么吧。”

“话是这么说……”

“两个人成为‘超厉害的投手与接球手’这样的组合,听起来不错吧。”

“……嗯。”虽然没有其他过多的话语,但是看到樱井双眼放光的样子,就知道他一定也对此十分期待。

——原来是在那个时候定下的,两个人的共同的梦。

——若是时间也能停留在那时就好了。

“所以说,sho酱。为了之后成为一个万众瞩目的投手,来努力练习柔软体操吧。”

“诶——?!”

 

后来的两人总是一起结伴回家,一起过着打打闹闹的日常,日子也就这么过去。

不时谈论着棒球的话题,彼此交换着鼓励的话语,开始锻炼身体,练习发球技巧……就像每一个为了梦想而努力的人一样,脚踏实地地做着一些事情。

 

大家对樱井的印象似乎没怎么改变,虽然平时还算是可以正常地相处,但潜意识里会对这个人感到害怕吧。

只有二宫完全没什么顾忌,在樱井面前也还是以前那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可能这在大家眼里一直很不可思议,但二宫自己觉得,sho酱的话……真的没什么可怕的啊。

sho酱的话……有点叛逆,脾气暴躁,但其实是个很温柔的人。

比如顶着一脸嫌弃的表情,却又帮班里的同学们做了很多的事情。

比如会细心地听着他说这说那,不管是无聊时的抱怨也好,随意的玩笑也好,这个人总是用很认真的态度对待他说的一切。

再比如会在班里没人的时候偷偷地给班级的花浇水,明明表面上一副“那种东西是生是死与我有什么关系”的样子,其实总是在做着一些和外表不符的事呢。

发现了这点之后,二宫就变得有点喜欢粘着樱井。

每次看着对方气急败坏地说着:“你走开啊!”却又不住偷偷瞄向他这边的样子,就会觉得这个人实在是太有趣了。

“就不,我最喜欢sho酱了。”

那是还能轻易说出“喜欢”二字的年纪。

“都说了别这么叫我!”

“诶,sho酱~sho酱?sho酱sho酱~”

“啊啊烦死了!”

两个人就这样追着闹着,无忧无虑得仿佛接下来有天大的麻烦出现也不惧怕的样子。

因为有两个人,两个人的话,就一定可以抵御一个人所不能忍受的伤害。

 

就这样迎来了临近毕业的时刻。

 

那之后成为了国中生,两人遗憾地没能考入同一所学校,但因为有在一起去的补习班,所以彼此间尚算有一点联系。

明明之前是那样的每天都能见面的关系,一下子就因为学校的不同而变得自然疏离了,令二宫有一阵子都感到不适应。

虽然每天都发生了很多事情,每天也都有很多事情想要对樱井翔说,但真到了再见面的时候,反倒不知道要说哪个了。于是最后就只剩下了一个说着无聊的玩笑话打发时间的自己。

 

有时候会因为没有办法保持曾经的亲密感而感到不安。

 

所以在樱井说要不要去他家玩的时候,二宫几乎是立刻就答应了的。

虽然成为朋友已经过了那么久,但是去拜访樱井家还是第一次,不知不觉就变得激动了起来。

——然而那也是他与樱井间的最后的回忆。

 

紧跟着那个走在自己前方的渐渐变得高大起来了的身影,来到了不算豪华的樱井与奶奶一起生活的小屋。

两人走进樱井的房间,一开始还装模作样地说着“要不要来学习啊”之类的话,结果没有十分钟就开始到处翻找好玩的东西了。

“啧啧sho酱,真是奇怪的品味。”

“啊,是木制的相框呢。”

“这个看起来不错的样子。”

“啊啊你别到处乱翻了!”

虽然看起来到处跑来跑去把这里翻得乱七八糟的他好像很轻松的样子,但其实他是在努力掩饰自己很紧张的事实。

是说果然还是有点在意了吗?在意这里只有他和樱井两个人这件事。

有那么一瞬间,只有那么一瞬间,自己曾想过要是在这里对樱井说“我喜欢你”会怎么样。

不是那种平时在大家面前笑笑随口说的“喜欢”,而是那种意义上的“喜欢”。

因为这里只有他们两个人,所以就没有必要考虑其他的什么。

要是在这里说出口的话,就一定能得到对方真心的答案。

不管是被厌弃也好从今以后再也没有办法做朋友了也好,那个时候他真的觉得自己可以抛下这些无聊的顾虑就这样问出来了。

只可惜这样的想法也仅仅是一瞬间而已。

到最后他也没能说出什么来,只是在一旁看着樱井,露出欲言又止的样子。

 

——要是那个时候能问出来就好了,不是关于自己的感情的事情,而是关于樱井的事情。

——关于樱井的家庭的事情。

每当回想起那时看到的相框中樱井和他父母的合照里,樱井笑得一脸灿烂的样子,就觉得后悔不已。

——要是那个时候能问出来就好了。

——不管什么都好,要是能再多说点什么就好了。

 

回去的路上,下起了雪。

虽然并没有过去多长时间,但因为雪片很大,所以很快地上就出现了一层积雪。

走着走着,二宫忽然感到脖子后面一凉。

回头看去,樱井正拿着雪团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喂!不来玩吗?!”

“你这家伙!”这样喊完之后,他也笑着冲了上去。

实在是太久没有做过这种事,有那么一瞬间觉得就像是回到了小时候一样,两人在雪地里推推搡搡,到最后都跌倒在地上打滚,雪粘得满身都是。

那之后玩累了,他们就肩并肩坐在雪地上,望向上方显得有些遥远的天空。

 

一开始只是靠在一起发呆,直到后来他听到樱井熟悉的声音。“呐。”

就好像当初他一直固执地问着的关于梦想的问题一样,樱井也学着他的口气问了个与之相似的问题。

“呐nino,你说,我们长大后会变成怎样的大人呢?”目视着前方,这样问着。

但当时他只是向樱井这边瞥了一眼,似乎在说为什么会问这种事。“谁知道呢,大概和现在没什么不同吧。”

“不不不,绝对会变成糟糕的大叔吧哈哈哈。”没想到樱井突然冒出这样一句完全不抒情的回答,原本有些安宁的气氛也就这样被这句话给打破了。

然后两个人就在雪地上笑个不停。

 

小的时候总是很喜欢这样,对未来的自己进行诸多猜测,或不时憧憬下理想中的自己。

但真的到了自己站在相对那时的自己甚是悠远的未来的时候,又会觉得其实也就那么回事吧。

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华丽,没有那么张扬,没有那么出风头,KiraKira或是PikaPika都没有,只是一个一点也不帅的平平淡淡普普通通的自己。

 

对不起啊,没能成为我们梦想中的那种人呢。

 

二十五岁的二宫和也,只是个不起眼的公司职员,就好像完全忘记了曾经说过的那些话一样,开始了与自己曾经的梦想完全相反的生活。

棒球选手?倒不如说,怎么会有那样不切实际的梦想啊。在想起小时候的事的时候,就如此嗤笑着,嘲讽起曾经的自己。

虽然他也明白真正的原因并不在于此。

 

因为再然后,突然有一天,樱井翔从补习班消失了。

完全没有预兆地,就那样不声不响地同时退出了他的世界。

 

虽然他有尝试着去樱井的学校找人,但每次去都恰好是得到“对不起啊,樱井请病假回家了呢。”这样的回复。

自己一个人走了好远到达樱井家,又是发现对方早已搬家的事实。

完全没有了,关于这个人的自己所知道的信息全部都被打上了一个“X”,甚至令自己怀疑这个人是否真的曾出现在自己的生活里。


一想到那个笑起来很阳光很好看擅长学习表情可怕却又很温柔的人突然就不在自己身边了,再也找不到了,就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但是关于樱井的消息,却也并不是一点都不知道。

或者说,不知道的只有他而已。

偶尔会从同学口中听到关于那个人的消息。

比如他总是叠穿着两件灰色连帽衫,还因此被嘲笑“太土了太土了”之类的。

比如他有次去吃荞麦面添了好几碗,最后面前的空碗堆得像小山一样之类的。

比如他父母要求他去外地与他们一起生活,他却固执地要留在这里。

比如他没有去上高中,而是到一家医院去实习。

比如……

那之后就真的什么也不知道了。

明明已经拼命地翻找以前的书本,笔记,两人上课时传过的纸条上留下的那个人的信息,在看到一个电话号码后就立刻打过去,却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回应。

再也见不到了。

两个人之间的联系已经被单方面地切断了。

 

明明还是在同一座城市,却一次也没能够偶然相遇。

 

他没有再做任何关于棒球的梦,扔下了棒球手套,不再进行什么练习,开始中规中矩地做一些被世俗所期待的事情。

 

因为那是两个人的梦想,只剩下一个人的话是没有办法抵达的。

因为是「想要与你一同实现的事情」,如果前提本身就不存在也就没有了任何意义。

 

在被朋友强行拉去电影院看一部纯爱电影的时候,明明一开始都是昏昏沉沉的状态,但看到最后,竟有种想哭的冲动。为了面子强忍着表情走出了电影院,却还是在晚上一个人在家喝闷酒的时候哭了出来。

明明没什么特别的,只是因为看到最后女主角的日记中写道:“你现在在爱着谁呢?今天,我依然爱着你。”这句话精神就崩溃了。

呐,sho酱,你现在在哪里过着怎样的生活呢?

现在,我也依然……

喜欢……

以为可以忘怀的事情,以为可以当做过客而轻松忘掉的人。

却还是在此刻令自己蜷坐在地板上,泣不成声。

 

有那么一段日子,他都觉得自己要不行了。

没有办法那么轻易地舍弃掉回忆,也就没有办法再继续坦然前行。

被人安慰着,又愈加自暴自弃着,就好像生命中某个重要的部分被偷走了一样,度过了不算长也不算短的一阵颓废的生活。

 

虽然现在再看那段时间已经可以将其视作笑料了,但偶尔想起也还是会觉得可惜。

有时会边喝着酒边感叹着:“还是想要与那个人一起的未来啊。”然后就那样睡死过去。

终究还是见不到了的,他自己都觉得自己其实已经放弃去思考重逢的可能性了的。

但是啊,sho酱。

我对你,还是一直喜欢着的吧。

只有这一点,无论怎样也不会改变。

 

看着人来人往的街道,就这样驻足了一会儿,直到觉得这样就像傻瓜一样而低头笑了起来。

等到再抬起头时,雪已经停了。

或许,自己今后也改不掉这个只要在满是人群的地方就四处张望的毛病吧。

 

——在微不足道的每一天里,我是怎样地找寻着你啊。

——在流年的季节逝去之前,我还想再见你一次。

 

二宫转过身去,继续向前行进着。

接下来也会是美好的一年。

 

——再漫长的时间也抵不过我对你的思念。

——即便更久之后,我都不会后悔曾出现在你面前。

 

END

==============================================

最近很喜欢这首歌,于是大致根据歌词脑洞了这样的故事。

第一次尝试着写同人,有诸多不足的地方。

能够看到这里的民那,lo主表示十分感谢。(,,• w •,,)

评论(2)
热度(10)